横幅通用100% x 90px

“祥瑞”相声专场上演钻石婚

王谦祥和李增瑞在“马季弟子纪念马季相声专场”上表演 北晚新视觉供图

甄 齐

谈起相声界的“模范夫妻”,很多人会想到“祥瑞”——著名相声表演艺术家、中国煤矿文工团国家一级演员王谦祥和李增瑞,今年是他们合作的第六十年,可称得上是“钻石婚”了。作为相声界唯一一对合作时间长达一甲子的相声演员,他们是怎样结缘、随缘、从缘的呢?

学艺结缘

1948年,王谦祥出生于天津市武清区城关镇大桃园村,他从小喜欢看戏,不仅是因为村里人爱唱戏,还因为他父亲就是戏迷。后来,王谦祥随父母到了包头。唱小生的刘雪涛先生是王谦祥父亲的朋友,他知道王谦祥喜欢相声,1960年夏天,当他听街坊赵士忠先生说北京曲艺团正在招收学员后,便写信让王谦祥来北京参加考试。

这一年,王谦祥十二岁,他到位于前门小剧场的北京曲艺团参加招生考试,表演了一段相声《五哥放羊》,有说有唱,顺利过关。就这样,他成了最早的“文艺北漂”,没有北京户口,周日无法回家,吃住都在单位。

1947年,李增瑞出生于北京。他在前门的胡同里长大,上小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就在学校的联欢会上表演相声。

1960年,李增瑞的一个发小得知北京曲艺团要招收学员,拉着李增瑞去参加招生考试。两人表演了一段《我的历史》,李增瑞还唱了一首歌,过了两个月,就在李增瑞觉得希望渺茫的时候,收到了北京曲艺团的录取通知书。

自此,王谦祥和李增瑞开始了他们的合作生涯。每每回忆在学员班学习的情景,他们总是很感慨:“那会儿的老师都是‘名师’,并不是他们多么有名,而是非常明白,他们对艺术的追求和对艺术的理解是今人不可想象的。有众多老师调教、指点,再加上平时业务观摩与演出的机会又很多……我们边看边学、边想边记、边琢磨边打磨、边探讨边实践,想不进步都难。”虽然在学员班学习的日子很艰苦,给他们留下的回忆却是美好的。

拜师恩缘

当时,北京曲艺团号召年轻演员多学习,要致力于“一专多能”。除了学习相声,王谦祥向冯广跃先生学习山东快书,向团里的老前辈学弹琵琶、学唱山东柳琴;李增瑞向王学义先生学习快板,向韩德福先生学弹三弦,后来又自学了吉他。李增瑞还参加了创作组,他写的河南坠子《十个大鸡子儿》,直到现在,都是著名河南坠子艺术家马玉萍老师演出时的保留节目。

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王谦祥和李增瑞有一个好朋友廉春明,他给王谦祥和李增瑞提供过不少相声,马季先生也曾表演他的作品。说起来廉春明算是马季先生的学生,他说要找机会把王谦祥和李增瑞介绍给马季先生。机会来了,三个人一起去马季先生家里,马季先生说:“咱又不是没见过,为什么非得通过一个人介绍,你们俩进门不就行了吗?”

王谦祥和李增瑞算是“带艺拜师”,马季先生并没有刻意要求什么,但每隔一段时间都会给他们节目。1987年,马季先生组建自己作品的演出小分队,他们一起去演出了几个月,就是那段时间,师徒情谊越来越浓。“每次我们都站着排练,马先生坐着看。拿师父当师父,你才能说好相声;拿师父不当师父,或者你根本就不说,坐那儿念本子,念不出味道来。因为这里面除了有人家写出来的东西,还需要你自己的感悟和体会,通过你的表演呈现出来,只有这样才能看出问题。我们觉得自己做得还行,先生也挺满意,他的要求比较宽松,对我们也特殊一点儿。”

创作趣缘

马季先生对相声事业很是执著,始终力求出新,作为马季先生的徒弟,王谦祥和李增瑞对此也深有体会:“有时候跟他聊天,要是有心,会发现他说的话就是相声创作的一些路子,整理出来进一步加工,很可能成为一个新作品。”

上世纪九十年代,王谦祥和李增瑞打算重新整理戴少甫先生的代表作《数来宝》,那段相声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天津就很红火了,不少同行都喜欢,也听过录音。于是王谦祥和李增瑞请来高凤山、王学义等几位北京的老先生帮忙回忆,再把这些材料加以整理,交给了马季先生。马季先生看后说,你们真没少下功夫,但是传统节目放到现在来演,必须要改编、要出新。于是他们把原版中唱鞋铺、铁铺、理发店的内容删去,加入与电影院、自选商场、歌厅有关的新词;棺材铺的这条主线没变,但内容都翻新了。修改之后交给马季先生再看,他特别高兴,果然舞台演出效果也好。现在不少中青年相声演员乃至相声爱好者表演的《数来宝》,都是这个版本。

《换包装》是王谦祥和李增瑞的代表作之一,在他们的艺术之路上起到了举足轻重的作用,这个节目紧贴时代,具有很强的讽刺意义。《换包装》原来叫“摇滚卖布头儿”,由中国铁路文工团的相声作家赵小林和相声教育家马桂荣共同创作。1996年,王谦祥和李增瑞要调到中国煤矿文工团,为了表达对新单位的敬意和对未来的憧憬,他们参加了当年的中央电视台相声大赛,凭借《换包装》荣获一等奖。在写这段作品的时候,他们苦思冥想,将歌曲、舞蹈、说唱(RAP)等紧跟时代的艺术形式融进作品,以增强其艺术感染力和艺术生命力,与此同时把观众带入表演的情境,让观众毫无违和感。

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在继承传统和开拓创新的道路上,王谦祥和李增瑞探索出了自己的风格,并且广受赞誉。

从艺笑缘

无论是在台上还是台下,王谦祥都很有人缘,那张笑脸,年轻时伶俐调皮,年长后更平添了几分幽默和睿智。而他的搭档李增瑞,给人的印象是朴实敦厚,又在不经意间露出几分狡黠。这对老搭档,有不少让人啼笑皆非的趣闻逸事,也有不少让人潸然落泪的感怀情伤。

北京曲艺团学员班共有六十个学生,当时学员们白天上课晚上看节目,学会一两个段子就上台试演。李增瑞记得他和王谦祥总是开场的节目,“谭伯儒先生和王长友先生是我们的老师,他们的教学方法不是‘注入式’的,并非我怎么演你就怎么演。他们会闭着眼睛听,跟你讲这儿快了,这儿沉住气慢点儿,反反复复来;也很少做示范,就是要让你自己去体悟,去把握语言的节奏。心理的节奏决定了语言的节奏,他们让你把握的就是这个节奏,别拖,也别急。”正值青少年时期的王谦祥和李增瑞玩儿心很重,几次都想趁老师闭眼的时候“溜之大吉”,“但我们只活动活动心眼儿,没敢真溜!”

王谦祥有三次在台上忘词的经历,“如果在台上忘词了,我们通常会往后倒两句,或者往前倒一下,再接上。”但那三次忘词,王谦祥是什么也想不起来了,最后都是李增瑞接了过去。王谦祥反省之后发现,他的三次忘词,每次都是因为台下坐着一位他崇拜的老师,一次是苏文茂先生,一次是刘文亨先生,还有一次是马季先生。后来,王谦祥和李增瑞把相声演员“忘词儿”和捧逗之间互相打暗号“努嘴儿”的梗编成了“包袱儿”,用在节目里,效果相当“响”,可见艺术来源于生活。

1986年,中央电视台首次举办电视相声大赛,全国的知名演员悉数参赛。将过不惑之年的王谦祥和李增瑞也准备了作品,但团里的消息令他们震惊——由于种种原因,他们没被安排进参赛演员之列。此时,二人的心情跌入谷底,他们甚至不敢想自己的未来究竟是什么样。在如此艰难的情况下,他们仍然坚持排练、认真打磨、反复修改,最终参加了比赛,凭借《驯马专家》获得首届电视相声大赛的优秀奖。在走上领奖台的那一刻,王谦祥和李增瑞的眼睛湿润了——他们感受到艺术之路的艰辛,感受到今天的成绩来之不易。正像马季先生说的那样:“平生道路九羊肠!”此时此刻,他们才体会到这句话的内涵。

相声情缘

王谦祥和李增瑞在一起合作六十年了,为了相声,他们挑战了很多;为了相声,他们也收获了很多。

李增瑞写过一个段子《戏与歌》,是吉他相声。一开始他担心马季先生会不高兴,但先生看后马上说:“没关系,虽然拿着吉他,但这个是相声。不过这个相声有毛病——有情节线,没有从始至终的包袱线。相声讲求‘说学演唱,逗在其中’,‘逗在其中’就是包袱线。”在马季先生的启发下,王谦祥和李增瑞对作品进行反复打磨,登台演出的效果可想而知,巧妙而时髦的混搭赢得了业内外的高度赞扬。

《方言外语》也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作品,这源于王谦祥和李增瑞听到的一个山东人讲英语的笑话。过去有个相声叫“家庭方言”,说的是一个家庭里有五个地方的人讲五种方言。现在时代发展了,英语成为大家都愿意学的一种国际通用语言,所以当他们听到山东人讲英语这个笑话后,马上到各地搜集素材,再依照《家庭方言》的模式,创作了《方言外语》。1993年《方言外语》演出以后,很受欢迎,特别是海外华人的反响十分强烈,他们从方言里找到了乡思、乡愁,很亲切,很接地气。

王谦祥和李增瑞一直记得“适者生存”——相声要往前走,就得适应现状,在改变中寻求突破。想把艺术搞好,就要把自己的精品拿出来,这样才能吸引人。想让观众想听、爱听,前提是得好听,所以一定要用好的节目来吸引观众。

“祥瑞”人缘

相声行业比较特殊,充满各种不确定性的因素,演出的场地条件、演员的状态、观众的年龄结构,无不影响着演出效果。此外搭档合作一些年就分开的“裂穴”现象,可以说是数不胜数。王谦祥和李增瑞的合作在行业里有口皆碑,在观众里堪称典范,在后辈里标为楷模。

他们说过:“说相声其实是我们在过日子,我们指着这个生活,说好相声就能过好日子,说不好相声就过不好日子。”他们为什么能合作这么长时间?其实就是为了说好相声,是相声让他们“结合”在一起。除了说相声,他们为什么还要学那么多东西?是因为要在艺术上丰富自己,如果将所学用到相声中去,就更好了。

“有的年轻人说我要找一个适合我的相声伙伴,你根本不可能找着,没有任何一个人完全适合另一个人,哪怕是夫妻。你总想改变对方,对方也一定想改变你,那你们就长不了。所以要找一个适应自己的人,适应过程中有时候需要应对,有时候需要应付,不能太较真。连自己都有跟自己较劲的时候,更何况是两个人,所以有些事情就要看淡。演员和演员之间不要在利益上发生冲突,该吃亏的时候就吃亏,吃亏是福。”

当年那两个意气风发的小伙子,如今已是满头白发,但他们仿学的一招一式还是那么认真,你来我往的一字一句还是那么默契。不得不让人感叹,两人能够合作六十年,是多么的难能可贵。

让我们祝贺“祥瑞”钻石婚,让我们祝福“祥瑞”长寿,让我们祝愿相声事业更好!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