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幅通用100% x 90px

创始人退位,谷歌的一个时代落幕

神译局是36氪旗下编译团队,关注科技、商业、职场、生活等领域,重点介绍国外的新技术、新观点、新风向。

编者按:不到50岁的Google创始人Larry Page和Sergy Brin近日宣布辞去所担任的公司高管职务,成为少数不再在自己的公司担任日常职务的科技巨头创始人之一。有人说,这意味着Google的时代落幕了。但也有人说:“两人的退位无异于:老爸让你去负责这家公司了,公司还是老爸的。”因为,尽管他们不再担任职务,但是仍牢牢控制着公司的董事会。Jack Nicas和Daisuke Wakabayashi对此事进行了点评,原文发表在《纽约时报》上,标题为:End of Era for Google As Founders Step Aside

创始人退位,谷歌的一个时代落幕

Google母公司Alphabet本周二宣布,二十多年前创立了Google的斯坦福大学研究生拉里· 佩奇(Larry Page)和谢尔盖· 布林(Sergey Brin)即将辞去Google母公司Alphabet的高管职务。

Google CEO Sundar Pichai 将成为Google和Alphabet的CEO。

此举意味着是Google时代的终结。Page和Brin 自公司成立以来就是公司的代表人物,并且也是技术行业最具影响力的两个人物,可比肩苹果和微软的创始人斯蒂夫·乔布斯和比尔·盖茨。

他们在Google搜索引擎上所做的早期工作帮助WWW拨开云雾见青天,让信息变得唾手可得。他们关于如何运营互联网公司的想法(比方说向员工提供免费班车接送上下班等慷慨大方的待遇,以及让普通员工也有主人翁的感觉)成为了硅谷的标准

从2015年开始,Page和Brin就逐步淡出了公司的日常运营,他们把Google转变成了Alphabet,这是一家控股集团,旗下包括无人驾驶汽车公司Waymo。

从那以后,他们就把更多的时间花在了各种各样所谓的其他赌注的监督上面,比方说延长寿命的技术,而Pichai则掌管着Google及其庞大的搜索和广告业务。公司业务蒸蒸日上,Alphabet成为世界上最有价值的公司之一,但是这家互联网巨头正进入自己史上最动荡的时期之一,遭遇了反托拉斯审查、员工罢工,以及公众对其势力日益强烈的质疑。

今年46岁的Page和Brin仍是Alphabet董事会成员,也是公司最大的两个个人股东。他们保留了公司绝大多数的表决权股份,这会让他们仍能有效地控制着董事会,并确保他们对公司的未来仍有发言权。

两位创始人在周二发表的公开信中写道:“今天,在2019年,假设该公司是一个人,那将是21岁的年轻人,是时候离开这个职位了。长期参与公司的日常管理一直是一项巨大的荣幸,但我们相信,现在应该承担起骄傲的父母的角色了——提供建议和关爱,而不是每天唠叨!”

两人的离职确立了现年47 岁的Pichai 作为科技界最有权势的人之一的地位。尽管他掌管Google核心业务已有四年,但仍然要向Alphabet CEO Page和总裁Brin 汇报。

Alphabet拥有Google的搜索、广告、地图、智能手机软件、在线视频,以及从无人机到提供互联网的热气球等各种未来新兴科技业务。现在Pichai是这家庞大的科技公司唯一的CEO。

近年来,Page和Brin似乎对经营他们创立的公司失去了兴趣。把Google改组为控股公司的部分目的就是为了解决这一问题。当Pichai 接管了Google经常是乱作一团的业务时,Page和Brin则把关注的焦点放在了其实算是科学的项目上。

Brin一度把办公室搬到了X,也就是所谓的登月计划实验室。工程师在这里从事的是可能会失败,但一旦成功则潜力巨大的项目。在Google园区已经难觅Page的足迹,他感兴趣的是成功几率很低的技术问题和个人的编外项目,比方说他的飞行汽车创业公司Kitty Hawk。

他们基本上已经从公众视野中消失了,至少作为公司的代表来说如此。Pag既没有出现在Alphabet的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发表讲话,也没有像其他技术高管一样去美国国会作证,更不接受记者采访。

近年来Brin少有的有记录在案的对记者发言出现在旧金山国际机场,当时他到场去支持对特朗普总统移民政策的抗议。他告诉记者,自己是私人的身份参加抗议的。

虽然在Google早年Page和Brin曾是公司每周一次的全员大会的常客,但在过去一年里,他们几乎已经没露过面了。

Page在公司会议上的最后一次露面之一出现在去年,当时他是为处理Andy Rubin的离职问题向员工道歉。Andy Rubin是Google的前高管,在公司认为对他的性骚扰指控可信之后,他仍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赔偿。Page今年6月未参加Alphabet的股东大会令投资者和员工均感到惊讶。

近年来,Page和Brin 所提倡的随心所欲的工作文化遇到了麻烦。对于公司对高管性骚扰事件的处理,给合同工的待遇,以及与美国国防部、联邦边境机构等的合作,员工纷纷进行了公开抗议。

说话细声细气的Pichai 一直不愿直面抗议,但他悄悄地镇压了员工的动乱。Google暂停了每周举行的全员大会,同时还限制了员工可以在留言板上讨论的内容。

去员工罢工背后的组织者Google Walkout for Real Change 在Twitter上面写道:“有些人真心希望Brin和Page能介入进来并修复Google。但他们没有去扶正正在沉没的大船,相反,他们跳船了。”

尽管在Google工作变得越来越像在其他大公司工作一样,但Page和Brin的兴趣和风格(比方说对自己感兴趣项目的专注以及讲数学笑话)已成为了硅谷标志性象征的一部分。

乔布斯和盖茨等其他科技巨头因有时会态度傲慢以及善变的领导风格而闻名,而Page和Brin则是头脑敏捷且很低调。但这也不是始终如此。Brin曾跳降落伞空降到Google Glass的发布会可惜那款可穿戴设备成为了公司最令人失望的产品之一。他经常被发现骑着椭圆车去上班。

公司的经理被告知,招人的时候要注意寻找这种符合“Google精神”的特质。

Page是两位密歇根州学者的儿子,而Brin的家人是在他小的时候从苏联移民到马里兰州的,他认为自己算是难民。两人在斯坦福大学相识,并在1996年提出了催生Google的发明。Page是一位有远见的人,而数学神童Brin则是工程领导。

Michael Jones是Google Earth的联合创始人,他在Google工作了11年。经常跟两位创始人密切合作的他说:“Sergey会说,‘这是解决该问题的最好方法了吗?’而Larry总是会问:‘这是我们要解决的合适问题吗?’这两个人不一样,两人的组合是天作之合。”

他们为Google制定了一项使命宣言:“整合全球信息,使人人都能访问并从中受益。”因此,就有了将数百万本纸质书的数字化,对世界的街道进行数字化绘制的项目,并创造了可以即时转录语音或会驾驶汽车的人工智能。但他们还被指控践踏用户的隐私,并在跟小公司竞争时滥用其支配地位。

Google自动驾驶汽车项目的前负责人,现在是Page的飞行汽车初创企业负责人的Sebastian Thrun表示,他们仍然是美国行业中最具前瞻性思维的高管之一。

Page和Brin仍将通过自己手上持有的约51%的投票权来保留对公司董事会的控制权。投票权源于一种股票结构,在这种结构里面,其中的一种股票会拥有比其他股票更大的投票权。在拥有较高投票权的股份里面他们持有了其中的约84%。正因为有了这样的投票权,Page和Brin随时都可以把手上没有这种股票的Pichai赶下台。

Google前高管Jones说:“如果真想总结一下的话,两人的退位无异于:老爸让你去负责这家公司了,但公司还是老爸的。”

Page和Brin是为数不多的在让自己成为亿万富翁的科技公司不再担任日常职务的创始人之一。盖茨此前所谓跟他们类似,2000年,盖茨把微软CEO的职位交给了史蒂夫·鲍尔默(Steve Ballmer)。

尽管Google现在正在为自己的反反垄断斗争做准备——美国国会、司法部以及几乎每个州都在对它进行调查,但它的情况跟微软却有着显著差异。

2000年鲍尔默接任微软CEO时,公司刚刚被发现屡次违反了美国的反托拉斯法,然后在一桩里程碑式的案件中被美国司法部提起诉讼。而Pichai到现在还无法确定监管者和立法者会提出什么要求。对Google的审查包括其在互联网搜索中占据的主导市场份额,以及它与数字广告业务市场里面较小的竞争对手的竞争方式。

Endurance Capital Partners长期关注技术的分析师兼投资经理David Readerman表示:“对于Google来说,尚需确定自己在反托拉斯战线所面临的情况。但这是很明显的当前风险。”

Page和Brin在周二的信中表示,他们将“长期致力于Google和Alphabet,并将继续积极参与董事会成员、股东和联合创始人的活动。此外,我们计划继续定期与Sundar交流,尤其是在我们热衷的话题上!”

无论他们决定也要做什么,在资金筹措方面他们一点困难都没有。根据《福布斯》的数据,Page的身家约为589亿美元,Brin的身家约为568亿美元,在世界富豪排行榜中分列第六、第七位。

译者:boxi。

猜你喜欢:

最新文章